施永青再造中原:改革的烦恼与内部“贪腐”之痛

2018-08-18 07:00: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王营,晏思思 北京报道
内容提要:69岁的施永青仍然坚持定期写专栏。他最新一期专栏关注的主题是《土耳其危机 真的会扩散吗?》。事实上,施永青本人也遇到了危机。他所……

69岁的施永青仍然坚持定期写专栏。他最新一期专栏关注的主题是《土耳其危机 真的会扩散吗?》。事实上,施永青本人也遇到了危机。他所带领的中原地产正面临迟暮之年的改革危机。

近日,施永青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中原地产改革机制正在研讨,由规模较大、市占率高、业务成熟的北京中原率先尝试改革机制。改革的主要内容是“北京中原将成为平台公司,仅保留人事、财务、培训、IT、数据、企划等职能部门,制定平台规则并提供支持。平台公司不插手‘合作公司’的人事、财务及具体业务。”

改革必然伴随着阵痛。施永青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有一些习惯力量,也有一些既得利益者,他们不想动。另外,动是麻烦的,要跟下面的人解释、要处理,动比不动是辛苦很多的。”

中原的苦恼

40年前,施永青和他的高中同学王文彦创办了知名房地产中介中原地产。2015年前,中原地产在内地的业绩、规模都是中介行业第一,但随着链家这家成立于2001年的年轻企业如日中天般地大举扩张,其“中原霸主”地位不得不拱手于人。

2015年前后,链家大举扩张,先后并购了成都伊诚、上海德佑、深圳中联、广州满堂红、北京高策、大连好望角等多家区域市场的老牌房产中介公司。收购德佑地产后,链家在上海的门店总数由之前的200余家激增到1200家;在成都收购伊诚后,门店达到300家,基本形成了“单极化”格局。

也就是在这一年,链家实现了期待已久的弯道超车。截至2015年底,中原地产在内地拥有1700余家门店,员工4万余人;链家的全国门店数量突破5000家,旗下经纪人超8万人。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当年11月,退居幕后4年多的施永青重返台前,以中原集团主席兼总裁的身份再次掌舵。

2015年被迫重新掌舵中原时,施永青曾表示,希望能在三年内为中原选出接班人,然后彻底退休,专心陪家人、阅读、做研究。事实上,早在2008年年初,时任中原集团主席的他就宣布正式退休,将公司业务交给了当时的集团副主席黎明楷负责。眼下,二度出山的施永青定下的三年之约已经快到期,他的儿子施俊嵘也逐渐接管起家族企业。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施永青表示已经萌生退休念头。“年纪大了,始终会精力不足啊,以前我开会,早晨中午晚上连开几个会都没问题,现在到下午就提不起精神了。”施永青坦言。另外,他表示由于中原的分配制度比较好,目前这批年长的管理层属于既得利益者,继续拼的动力不大。他笑着解释,“你穷的时候要拼命,现在可以享福了,家里的人都说,你干了差不多半辈子了,要回家陪老婆啊,所以很多人都有享福的需要。”

再次退居幕后的施永青,已从2017年11月开始逐渐交棒儿子施俊嵘。公开资料显示,施俊嵘于英国留学归来后,曾在新鸿基地产学习经验,2015年回到中原旗下利嘉阁做销售,随后以股东代表的身份正式进入了中原地产领导层,参与到企业管理、决策等各项环节。

贪腐之痛

既得利益者止步不前以及内部的贪腐问题让施永青认为,中原地产的改革势在必行。

1992年,因管理、用人理念不合,王文彦退出中原,做了在野董事,全面掌权的施永青定下了三三制的分配方式,即将公司的可分配利润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分给股东,第二部分分给员工,第三部分用作公司投资再发展。在中原,员工享有所辖业务的利润分红,薪酬与业绩直接挂钩。房产经纪人虽不持有总公司股份,但可持有分店股份,离开时,需将股份卖还给公司,以便公司向新入职者提供此项福利。

另外,施永青在公司内部还倡导“无为而治”。“无为而治”不是无所作为,而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在不为中实现有为。简单来讲,就是将日常事务的决策权下放,充分调动下属的工作积极性,管理者致力于战略方针的确定,各司其职、协力前进。

“无为而治”的理念曾大大提升了员工的工作积极性,奠定了中原地产多年来保持行业领先地位的基石,但随着市场变化,这一制度也暴露诸多弊端。

比如,贪腐之痛。施永青认为,内部的贪腐问题需要加强管理。他称,目前中介行业产能过剩,中原的员工被逼做一些一手的业务,导致他们的收入不再依赖代理,而是依赖开发商。这也产生了很多贪腐的问题,员工利用公司提供的平台挣自己的钱,“这个问题当然让我们很焦虑,在香港这种情况要坐牢的,在内地其实很多时候你去报公安,公安都不理的,所以变成我们在内部要加强管制。”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北京中原改革方案已经率先披露。据悉,此次转型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的主要内容是把能独立作业的最小单位,变成北京中原的“合作机构”,“雇佣关系变成合伙人关系”;第二阶段的主要内容是,在平台规则、赋能体系等建立之后,将平台向外部开放,中原体系之外的经纪人和品牌也可以加入,共享平台资源。有分析认为,此举带有一定的“加盟”色彩。

新平台具有“去中心化、开放性、自治性”的特点。平台化转型之后,北京中原的资产将大幅变“轻”,管理成本也大幅下降。这符合施永青对组织架构的考虑。

不过,受制于资金问题,中原地产第二阶段改革的“开放性”可能会困难重重。2016年,链家募集了70亿元资金对赌5年内上市,而中原地产仅仅有20多亿的自有资金,其所有投入都源于企业自我循环。谈到链家在购买流量方面的投入时,施永青坦言,“中原现在没有他们这么多资金,我也不敢用这么多的钱,所以处于挨打的状态。”施永青称,链家目前是直营领域做得最好的企业,但这背后是在人、广告、买流量等方面大量的投资,中原在技术方面也能达到链家的水平,但在吸引流量方面没有足够的资金。

“中原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未来只会更好。”施永青说。

(编辑:黄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