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源不合法、房东被拘留,共享住宿“二房东”创业梦碎了

2018-07-29 14:28:00  来源:经济观察报
内容提要:尽管公司成立之初就获1000万元融资,刘男却等不及市场完善了。刘男和几位股东近日决定,将公司转型做游戏,在他们看来,民宿短时间内挣……

尽管公司成立之初就获1000万元融资,刘男却等不及市场完善了。刘男和几位股东近日决定,将公司转型做游戏,在他们看来,民宿短时间内挣不到钱,房源租金和维护也需源源不断往里砸钱。

按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预测,到2020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达500亿元,共享房源将超600万套,房客数将超1亿人。

不同于刘男的黯然离场,大量入局者坚持在跑道上。《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18》显示,去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约145亿元,融资约5.4亿美元,形成Airbnb(爱彼迎)、小猪、途家等一批头部企业。

airbnb是一家美国公司,于2008年成立,最近一轮融资估值达310亿美元。途家打通携程、艺龙、去哪儿、蚂蚁短租、58赶集等8个平台房源,小猪短租则打通阿里巴巴旗下旅行品牌飞猪的流量入口,美团也于去年4月上线了自己的民宿共享平台榛果民宿。

2015年成立的路客,至今获得顺为资本、洪泰基金、真格基金等累计2亿元左右融资。创业平台城宿,至今获得Airbnb、腾讯等累计超5000万融资。至此,腾讯、阿里巴巴、美团、携程等互联网巨头都已进入该领域。

像城宿、路客这类巨头投资的创业企业,依靠Airbnb(爱彼迎)、小猪、途家等平台导流,但有的企业通过自有平台、小程序等,成为次一级平台;而美居这类小创业公司在全国成千上万。

在途家看来,短租民宿属于非标准产品,现阶段很多民宿缺少酒店成熟的规范流程、卫生以及入住体验都是用户新投诉的热点。而在airbnb相关负责人看来,住宿共享经济处于早期阶段。面对法律问题,需要一段适应期。而房源不合法、房东被拘留等诸多问题,airbnb相关负责人并未正面回应记者。

林蔚称,平台应加强对房屋出租情况的审查与核实。比如,核实房屋的地址、结构、环境等,审查房屋的消防、安全等信息,对符合法规和出租资质的短租房经营行为做好登记备案,并向公安等相关部门报备,把好市场关口,才能确保短租房经营的有序和安全。如房东身份不合法,短租平台就没尽到合理审查核实义务。

“平台既撮合交易,还有广告位(不同的展示位置价格不同)展示,同时提供支付、发票等等系列服务,并不简单是信息中介,而是深度参与住宿服务。正在制定的电子商务法对平台商就提出了审核义务及责任承担。”林蔚对记者说。

在日本,长期处灰色地带的民宿业被终结,今年6月15日,日本开始实施民宿新法,新法规定经营者必须正式通过申请,领取民宿营业执照,制作住房名册,如业主没有同住,必须经第三方经营公司管理。同时,一年营业不超180天。

在途家相关负责人看来,中国政府对共享经济持鼓励看好态度,未来相关立法肯定推进落实并加以规范。

北京工商大学教授、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周清杰认为,共享住宿最初是居民与居民间交换,现在借助互联网实现平台化,居民通过该方式实现盈利,变成经营主体。但经营需要牌照,这是法律空白,也是法律需根据市场做出更新的地方。

一些地方性法规曾对短租现象提出解决尝试。《广东省租赁房屋治安管理规定》于2012年制定,规定了出租人通过人员信息采集系统等,必须履行对相关部门的登记备案义务。但目前,国内并未有专门法律规范短租。林蔚认为“民宿短租很多问题,正是由于法律的滞后性。”

去年7月,八部委出台的《关于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指导性意见》指出,分享经济发展面临诸多问题和挑战,要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按照“鼓励创新、包容审慎”原则,发展与监管并重。

在林蔚眼里,国家或者部委层面要有上位法、各地因地制宜制定符合当地又不违反上位法的地方性法规,区别城市、乡村和景区的管理。同时兼顾适当放宽的准入门槛和保证公共及居住者安全。

(文中美居、冯凡、刘男均为化名)

(来源:经济观察报  记者:任航)

(编辑:曾静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