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开红:产城融合是中国新型城镇化的重要路径

2017-07-22 14:42:07  
内容提要:特色小镇不可能全面开花,先决条件很重要。有条件的上,没有条件的就不要上了;特色小镇的打造,内容重于形式;特色小镇有共性,但更需……
内容提要:特色小镇不可能全面开花,先决条件很重要。有条件的上,没有条件的就不要上了;特色小镇的打造,内容重于形式;特色小镇有共性,但更需要个性,大量复制不可取。以下是发言实录:

袁开红 中新城镇化研究院院长
 
  大家好!首先,非常感谢组委会的邀请,能让我有这样的机会,跟大家在这里分享这几年在特色小镇领域里的探索。

  我想,这两年,我去过的地方,应该有上百个之多,国内外的都有。国内除了青海和西藏,其他所有的地方都有去过,也做了不少的项目。特色小镇缘起浙江,我也有幸做了很多的课题和企业的项目。今天,我想把这几年来的思考,在这里用4个章节和大家做分享:第一个是特色小镇之热,第二是城镇化之路,第三个是产融融合是关键,第四我们应组委会的主题,我想谈泛地产的突围路径。

  我对特色小镇的认识,先把3个关键词说出来:以人为本是根本;文化基因是核心;产城融合是关键。

  先看特色小镇之热。我从特色小镇领域里给大家举几个例子,在2016年中国文化产业年度盘点网络热点词当中,特色小镇是其中之一。10大热搜词当中,特色小镇又是其中之一。在2016年上半年,特色小镇关键词百度搜索指数平均值几乎为零。从2016年7月开始,搜索指数逐渐增加,总体趋势增加,其热度一直持续到现在。

  我们只把其中几个关键文件做了汇总,在座的各位都有了解,所以不多说。我想强调的是,除了联合发文,住建、发改、财政,实际上我认为并不代表特色小镇应该去负责的主管部门仅仅是这3个。国土部的领导会说特色小镇没有我们能做吗?土地也是每一个人都会碰到的问题。我们不谈这些,我们只谈特色小镇的内容,大家也都在谈。

  我现在罗列出各大部委和区域的特色,文化部、工信部、农业部、体育总局、林业局,这还只是列出来的部分,包括这些部委下述的行业协会,我们都有接触过,而且是3位数以上的数量,根据自己的行业特色,要打造多少的特色小镇。各地方上,西藏应该也有,因为西藏当时请我过去,我害怕,去一趟得一周,我没有这么多的时间。除了西藏,剩下的各省市的文件都有陆续出台,我在这里只列出了几个,而且包括一线城市。我们认为一线城市对特色小镇的热度不如其他的省份,包括对北京,我当时也写了一篇政策解读。

  我自己觉得是两个,三部位联合发文的时候,为什么写?他们是有一个判断。因为全国一共2千多个县,在这2千多个县里,我们认为有条件发展特色小镇的,起码在现阶段,我们估计也就1千个左右。这意味着经济好的地区,一个县平均有一个小镇,我认为是国家希望看到的。但是,没想到,在中国这种体制下,政治经济学的市场化程度下,我们这么多人跟出来上万个项目。这是我们始料不及的。但是既然这么热,我们觉得我们有义务去做一些研究和分析,给大家一些指引。因为方向还是对的。

  特色小镇为什么热?我们还是要回溯中国的城镇化发展历程。不了解中国的历史背景,现在就特色小镇做特色小镇,我认为是不够深刻的。而且在匹配度、内容的设计和开发上,我认为是有问题的。所以我把中国城镇化的进程,以我们认为的4个阶段跟大家简单的说明一下。

  中国城镇化,肯定是有上千年的历史,我们只说新中国以后,我们认为中国的城镇化经历了4个阶段,即破门时代、资源时代、市值时代,人本时代。

  破门时代,农村人口向城镇流动。这个阶段,是我们对外开放和跨区域流动的阶段,我给一个关键词,我认为是自由。当然这个自由有很多的理解。

  资源时代。邓小平南巡讲话以后,中国城镇化开始将原来的计划体制向市场体制转移的过程。这里有4个重要的特征:从理论探索到实践改革上,我们的市场机制开始冲击计划经济。从体制内的探索,到体制内的改革,国有企业被并购重组和股份制改造。从生活资料到生产资料的流通,城市生产资料的市场化改革开始。最后一个是资源的权利体系向资源的价值体系转移。我们说城镇,为了这种资源聚集的平台,在这个阶段,我想也用一个关键词跟大家表述,我认为是体制。

  市值时代。我们以入世为基础。这个背景下,中国城镇化是开始在用国际资本市场统一的价值体系去审视城市各种资源的价值,WTO入世是标志,国内的资源和市场与国际的资源和市场在一个规则下运行。这个阶段的城镇化,是用产业概念塑造城市价值,并预知市值积累城市发展阶段。这一个阶段,虽然伴随着我们都知道的强拆、土地财政、高额的地方债,但是毕竟实现了中国城镇体系与国际资本体系市场的对接,为城市发展奠定了物质基础。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认为是功大于过,同样用一个关键是法制。

  人本时代。我们在前3个阶段经历了公民的流动性、资源的流动性和资本的流动性3个发展阶段之后,虽然不彻底,但是中国的城镇化在我们自己的体系下,完成了西方市场体系下城镇化几百年的发展历程,虽然存在很多问题,也有血的教训,但是实现了从农业社会的小农经济权利中心向国际市场体系全面对接的功能上的转变,这个转变,我们认为是伟大的。因为这个转变,城市才具备了以人为本而服务的可能性。当然这种可能性,其实付出了很多的代价,比如说下岗工人,比如说拆迁,比如说计划体制的解体,以及工业经济的再造,但是今天,我们实现了历史性的转变。在人本阶段,我们需要有一个为人服务的理念。

  下面我们看到目前为止中国城镇化的水平,我们的城镇化超过了世界的平均水平,但是与发达国家仍有差距。我们看各省市的城镇化的数据,东西部有差距,东部强于西部,这与现实相符。我们谈到城镇化发展的阶段和城镇化的相关数据,我们想简单的总结一下目前中国城镇化面临的问题,我不做详细的展开。

  第一,无所不在的硬件缺陷。这个我们都知道,不客气的说,中间有很多开发商的贡献在里面。

  第二,滞后的软件服务。养老难,上学难,公共服务的脸难看等等,都是各地都存在的现象。

  第三,稀缺的发展机遇。稀缺的发展机遇,目前为止,国内存在空城的现象,都是拜财政所赐,这样的话人的机遇在哪里?这都是我们未来需要去解决的问题。

  第四,撕裂的城市文化。对中国的城市而言,文化矛盾的解决远远高于其他的城市。我们做特色小镇的设计,文化基因是我们必须要深入挖掘的重要方面。

  以上说的所有的历程,希望我们在未来特色小镇打造过程当中,看到这些差距,然后怎么去弥补和改进。刚才的问题,我想主要回答了重要的三个观点的前两个,就是以人为本和文化基因的问题。

  那么第三个,我们想讲产城融合。

  这是研究院自己关于地区产融融合的研究模型。我们认为,中国是人口大国,制造业的强国,未来这个是不能丢的。我们把产城融合作为重要的发展路径。简单的说,我们在一个区域去做特色小镇定位的时候,我们要考虑它的原点,原点分析是什么?实际上就是要对三个关键词:有什么、缺什么、要什么。怎么去做这个分析?我们有三个维度,基于城市资源、城市产业和城市能力。我想强调的是,对于能力的维度的考量,我们认为在中国尤为重要。这个能力,包括政府的治理能力和社会发展的能力。这些相关的表述,不管是在哪一个体系当中,或多或少都有提到。

  基于我们对地区城镇化的分析模型,我们认为,产城融合的匹配度,我们想长期跟踪一些发展趋势,有助于我们对微观曾经的发展提供一些指导意义,我们做了产城融合匹配度的模型,这也是我们自己的模型,我们将产业发展系统做了几个子指标体系:效益创造力、科技创新力、环境可持续力等等。通过我们对这些子指标体系的设计,我们找了公开数据上能够找到的24个公开指标,未来我们要延伸到各个特色小镇,我们现在用的指标体系和我们自己的模型,我们用了产城融合匹配度的耦合模型,通过耦合模型得出了35个大中城市,做了产城融合匹配度的排名,未来区域有一些指标,我们同样可以去做,判断整个区域的发展,这对个体项目同样是有帮助的。

  通过排名,我们看到,产城融合匹配度,深圳、上海、北京、广州、武汉。这意味着什么?通过这些分析,我们看到,其实跟我们现在的判断是一样的。我们以产城系数差值的正负0.05为界,差值是大于0.05的我们视为相对协调。产城基本同步的占到9%,城镇化领先的仅占6%。我们根据产城融合的综合排名,我们分别进行了城镇化的排名和产业的排名,还是会有位置上的调整。

  产城融合的精髓,实际上在于融合。我们也会长期跟踪研究国内外各个地方的一些产城融合比较好的方式作出分析,未来也给大家一些指点。我们5月份去了美国,跟美国20多个州的相关官员有面对面的沟通,我们认为,产城融合的发展模式,还是中国新型城镇化的重要路径。

  产城融合是包括3个层面的思考,第一个是产和城分开的。第二个是产和城空间上的融合。我们把很多功能都放在一起,貌似产和城在一起,但是实际上,它并没有在内容上实行真正的融合。我们同样对产城融合的分析,我们是有4个维度的设计和路径的一些实践。我们认为产城融合,包括4个方面,继产业发展和政策导向互助,产业资源和城镇资源对接,产业布局与城镇空间匹配,这一点是大家通常都做的。最后一个是产业文化与城市文化交融。这点相对来说是最难做的。

  那么,我们以此进行了产业融合的分享,这是我们很重要的系统。我们在强调发展的时候,一个目标两个主体三个维度四个系统,我们要打造产城融合下的特色小镇,需要有2个主体,政府和市场。3个维度产业发展、城市发展和城市文化提升,4个系统包括城市的建设系统、公共服务系统、规划系统和要素系统。其实,最重要的在这里,包括我们做特色小镇的时候,我们可以说博弈,博弈在哪里?博弈在市场和政府。在这4大系统当中,哪一个政府做,哪一个市场做,哪一个政府为主,哪一个市场为主,现在都是需要突破的。当然我们也有一些实践上的探索,到时候也可以和大家分享。

  我们在地方上,目前为止,国家特色小镇也谈到制度创新的问题和机制创新的问题。最底线,有的政府说,我什么都可以做,甚至可以把城关给你,你只要不让我再投钱。其实很多制度是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做创新的。

  那么,我们再说第四个方面,就是泛地产的突围路径。这也是论坛上想谈的主题。我们也做了一些思考。

  谈到特色小镇,国家之所以要出特色小镇的政策,我想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和改善人民生活方式,但是我想也不是这么简单。今天提泛地产的突围路径,必须要有整个特色小镇打造流程,它不是产业链的关系,从顶层设计开发设计,未来可能有资本运作的产业链上,开发商需要上移和下延,这不代表自己全都做,因为你也没有这个本事做。

  联合体现在是非常的重要,我们考虑这点的时候,我把田园城市的东西和大家做分享,特色小镇为什么做的问题。这实际上是一种新的社会生活形态,因为中国也存在大城市和乡村的贫富差距。实现农民享受市民同等的就业、医疗、社保和良好的基础设施待遇的同时,也能使市民感受到低房租、低房价、空气清晰、生态良好的田园环境。这个是特色小镇未来发展的基础。而且我觉得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应该是国家、企业和地方百姓一起努力的事情。

  我们参与全链条服务的时候,我想提一点,也是各位企业家们肯定都面临的问题。

  第一,特色小镇不可能全面开花,先决条件很重要。一定是看区位、资源和产业能力,大城市周边地区、资源稀缺地区,我们有条件的上,没有条件的就不要上了。

  第二,特色小镇的打造,内容重于形式。我特别想说,产业IT可以引入,但更应培育自身产业IP。有很多国际上非常好的项目,我们引入中国没有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一定要有本土化的过程,同时,我们是不是有很多的东西,可以借鉴国外的形式,但是我们的内容,真的要自己用心去琢磨。波特兰的一个甜甜圈,这对我们来说是没有美食欲望的东西,但是在这个城市,甜甜圈成为地方的名片。我们希望,每一个地区都有自己的特色,那是每一个地区都值得打造的东西。本想在这里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时间关系不多说。

  第三,特色小镇有共性,但更需要个性,大量复制不可取。从这里来说,我想拿几个音乐小镇给大家做例子。这些都是音乐小镇,美国的Branson,是以演艺产业打造到的小镇;美国的Woodstock是以摇滚乐打造的特色小镇;美国的Nashville是以乡村音乐为打造的特色小镇等等。他们的定位全部都不一样,我希望国内做特色小镇的人需要静下心来挖掘沉淀的东西。

  最后,我们向来善于加快进程,这是中国特色,但需符合自然规律,中国的特色小镇,可以造,但是不能作。在特色小镇打造的持续热潮中,需要所有当事方理清思路,脚踏实地,以促地方发展,惠一方百姓为出发点,做出精品。中新城镇化研究院希望和大家一起为打造美好家园而努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