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东

2016-07-21 11:12:01  
内容提要:迦南资本创始合伙人、建银精瑞资本集团董事长
吴伯凡:苏联式的计划经济对中国的危害,我们其实低估了它对中国的影响。莫斯科是最堵的城市,这和它的规划有关系。由于把每一个地方都变成了功能化,使得你做任何一件完整的事情都要跑很远的距离。

李晓东:我坐在这里,有点突兀,因为大家都是建设方、运营方、管理方。好像我坐在这里  很突兀,但是后面我之所以在台上,也是多一点不同的声音。

我站在城市使用方、投资方谈,为什么智慧城市重要?从新一届政府上台之初,把城镇化提到了非常高的程度,中国城镇化的以20%的速度往上提,也要把城市化率到哪一年到提到哪一个程度。而政府原来的想法,是把大量的人口从农村解放到三、四线城市为主,而实际上的实行,如果没有政府的干预,全世界最后走的都是大城镇化。而我们现在都是政府影响,在郊区弄上田园生活,环境也不错,规划了很多这样的小城镇,但是实际的结果,使用者并不买账,他情愿早北京、上海住群租房,因为人首先是要生活的。你住在那,不能天天在家里面上网,一辈子就过了。

我们现在做的是,如何把在大城市的人再吸引回去?包括地产商,比如碧桂园、恒大也去了三、四线城市,现在房地产变成了好的地方,地价都非常的贵。地价便宜的地方,市场又不好,房子卖不出去。

吴伯凡:一个地方没有能量的时候,不会聚集很多的生命体,所以贫民窟是能量最富足的地方,贫穷的人往那,就有工作,不是因为那里有工作,而是人群往那涌,那就有工作。我们的美好设想,是想把人口更加均匀的分布。其实北京也是不平等的,医疗资源、教育资源各个区之间分布不一样,大家都往北京,是因为是大家都在过渡的集中。请大家自己总结一下。
   
李晓东:中国的城镇化,过去30年一直都在持续的进步,政策的制定应该是因势利导,让一切自然发生,我相信中国的经济,房地产和城镇化对中国经济的拉动应该还是持续很长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