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峰

2016-07-21 11:11:13  
内容提要:广东省物联天下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吴伯凡:我们做分析的时候,经常听到“帮助别人之前,先自己系好安全带”,这个很重要,要不然,前景都很美好,结果缺乏真正经营的经济实体的能力,其他的都是空谈。

阎 峰:很高兴有机会和大家交流。我从另外的角度讲,我从智慧城市起步,最早是2011年的时候,那时候IBM刚刚  提出智慧城市的概念,那时候没有标准,你可以做了一个新开发,你都可以说是智慧城市。我们通过几个试点,把评价体系做出来,那时候很兴奋,花了半年的时间,找了一个试点,作出了标准,如果没有标准的话很难去实现。但是没有解决另一个问题,就是商业模式,能不能用。

我们也一直思考,现在的智慧城市,都是以政府采购的形式实现,解决了政府内部的管理体系,但是如果想落地的话,非常难,没有真正的商业模式落地,没有盈利模式可持续的发展。这是我们最担忧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们不是从城市的角度,我们找了城市非常有机的组成单元,大家现在一说社区,就是住宅小区,微城市就是一个城市单元。它是一个有机的组成体,基本定义是单元式的,细胞式的,可内部生长,也可自我优化,它的交通体系和城市的供应体系都是独立的,里面可能延伸更大需求的东西。是以长期规划为主,复制到一个城市,这边是居住区,这边是生活去,这边是教育区,一系列的城市,都是出现了城市形态的不合理。比如塘沽湾是非常合适的,从人口规划、用地面积,都是非常的合适,在这样的城市形态下我们尝试可落地的,我们走的路是至下而上,而不是悬在空中,这样的话它的价值更大。

我们和中建合作,找到了城市运营,很多的城市运营是政府做,但是政府做的话,在很多地方是有所缺失的。只有把它建得更好,土地才有可能升值,有了这个逻辑,运营商就有积极性,因为未来价值会提升,因为做了很多更大的附加值,聚集了更多的要素。我们希望能够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智慧社区。

吴伯凡:一个地方没有能量的时候,不会聚集很多的生命体,所以贫民窟是能量最富足的地方,贫穷的人往那,就有工作,不是因为那里有工作,而是人群往那涌,那就有工作。我们的美好设想,是想把人口更加均匀的分布。其实北京也是不平等的,医疗资源、教育资源各个区之间分布不一样,大家都往北京,是因为是大家都在过渡的集中。请大家自己总结一下。
   
阎峰:我们的城市构成是多种单元,有社区、园区,我们交给客户的不仅仅是硬件,更多的是要素的聚集、资源的聚集和信息的聚集。